广东陈静俱乐部
北京冬奥组委获得2018-2024奥运会中国市场开发权
来源: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
文章附图


7月31日,是北京与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一周年的纪念日,而在前段时间,2022年北京与张家口冬奥组委会也悄悄开始了赞助商摸底的工作。


据知情人透露,冬奥组委和中国奥委会已就未来8年奥运的中国市场联合开发达成一致,新一轮的奥运中国市场开发权由中国奥委会让渡于冬奥组委负责,奥运市场开发的周期从2017年1月1日一直到2024年12月31日,将包括2018年平昌冬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与张家口冬奥会、2024年夏季奥运会以及冬季夏季各两届青奥会的中国市场开发合作权益。


这样的一揽子奥运市场开发计划在国内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然而在潜在的赞助商企业那里却并未得到预想中的热烈追捧。


究其原因,发现潜在赞助企业各有各的难处。


首先,从2008北京奥运会合作伙伴中占70%的国企的反应来说,对赞助冬奥会并没有那么积极。一方面,根据现在政策规定,国企的市场营销费用较之以往有大幅度削减,要花钱必须经过层层手续审批,在没有预算保障的情况下,即便是想做暂时也没钱;另一方面,冬奥会的影响力毕竟不如夏奥会,对于一些已经赞助过北京奥运会的国企来讲,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其次,从国内民营企业来说,有些企业接受了北京冬奥组委的问卷调研,有些干脆就以不方便接受调查为由拒绝反馈信息。在接受调研的企业中,观点也比较明确:我们考虑的是近期的业务,6年之后的事情暂时还不在考虑范围内。

最后,是国内的一些大型外企,大家的反应也空前一致:这事太大,应该总部处理,我们管不了。


据说某家国企对北京与张家口冬奥会的商机非常感兴趣,也已经成立专门的小组研究此事。跟十几亿元乃至几十亿元的市场机会相比,赞助费并不算多,但在业务没有明确之前,要拿出这么大一笔预算去做赞助,企业没办法拍板。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当初联想赞助奥运会的情形。


也是为了奥运商机,在北京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成功之后的一个月,联想内部由高层牵头成立了专项小组进行研究。期间由于业务方向不明确,专项小组的工作断断续续,直到一年半后,在北京市政府的推动下,联想内部才重新启动赞助项目评估。当时项目组内部都受到奥运精神的感召,力推联想申请成为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包括柳传志柳总、杨元庆在内的公司领导层也都认可北京申办奥运会将给联想带来一个巨大的品牌和业务提升的机会,于是,成就了联想北京奥运会TOP赞助商的身份。


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几天,联想第一次进入了世界500强。当时,企业领导人有魄力做出第一个吃螃蟹的决定,并且在赞助后迅速调集全公司的资源推动奥运项目,最终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将奥运赞助权益发挥到极致,对于联想中国区的业务也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提升。


里约奥运会之后,距离原计划的行权日期为2017年1月1日,就只有几个月时间了,那么在这段时间中,谁来考虑成为北京冬奥会的赞助商呢?有远见的企业营销负责人责无旁贷。这不是一个时间还早,先看看再说的事情。也许有人会说,6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到时候我在哪儿还不知道呢?然而对企业而言,出现了市场机会,就要第一时间去思考,去了解,如果现在就开始为6年后做准备,到执行项目时怎么会少得了从一开始就参与项目的人呢?除非是自己对企业没信心,或者想着另谋高就。


从为国家做贡献的角度来说,国企们一定会继续成为北京冬奥会的赞助商,与其到时候被点名,还不如现在就积极争取,赢个态度分(当然,可能现在要赢态度分的地方还很多,赞助冬奥会暂时排不上)。民企则非常现实,不见兔子不撒鹰,除非是得到有关部门的明示暗示,基本上能拖就拖。当然,也有不少老板忙于应付日常业务发展,顾不上研究6年后的事情。倒是外企有过赞助经验的,有可能考虑到中国市场(包括亚太市场),开始着手筹备赞助事宜,但那也是人家国外总部的事情,跟国内的代表处关系不大。


个人意见是,不管是国企也好,民企也好,要想把握所谓的奥运商机,第一步还是应该研究是否考虑成为赞助商(当然,其实对于中国企业来说,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也是非常好的赞助机会)。尤其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值得认真考虑利用北京冬奥组委特别设立的覆盖8年的在中国与奥运挂钩的机会。如果不清楚情况,已经有过很多企业赞助过北京奥运会,包括之后成为中国奥委会的合作伙伴,可以多向他们取经。总之,又一个奥运商机已经开启,机会总是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


图册展示
朱世赫
朱世赫
朱世赫
朱世赫
上一页
1
下一页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陈静俱乐部

广东陈静俱乐部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罗田路与宝安大道交汇处宝体综合训